Photo Paolo Deja Vu small
Déjà Vu
Take The Journey

纸窗

谨献给伟大的中国人民
以及世界上遭受非典的所有人们
以及紫石的家人


我透过一扇纸窗观看世界,
这纸窗属于纽约“大苹果城”的房间。

我看见恶龙吞噬那些子女,
他们是中国的儿童。

我在世界的街头当众哭泣,
泪滴从天空中坠落,
乌云与我同哭,
悲悼那些淹死在河里消失的人们。

带来生命的河水,
现在却带来死亡,
同样的河水冲出我的眼眶,
流淌在我的脸上。

我的悲哀与上天同在,
在阳光灿烂的时光,
上天也和我一同哭泣悲伤。
泪水洒向我的纸窗,
纸窗在杰佛逊的楼房。

在窗与窗之间我看见猛虎,
它站在这些伟大的人民和我的中间,
隔断了我俩,
很多年来,我的心牵引着我走向他们,
它向我轻诉着一种遥远的爱,
现在,中国是我的新娘,
亲朋好友的家乡,
但恶龙已经攻击他们。
我看见猛虎在捕猎我的爱人,
我无能为力,眼泪是我保护她的唯一武器。

恶龙的河流夺去了
生命的气息。
猛虎的河流夺去了
心中的爱情。
纸窗滴着黑色的血,
在我眼前,
死亡的脸,吞食我的欲望,
我进食的欲望,也已死亡。

恶龙如何知道,
猛虎如何明白,
新娘和我那段新生的情爱?

黑色的血,从黑色的云头滴下,
黑血的泪滴,从上天降落,
黑色的血,滴穿纸做的窗户,
黑色的血,从我心中流出,从笔尖流下,
我的泪滴变成黑色的血,透过
纸窗,浸湿我的文字,
而今,我明白了我为何总穿着黑衣,
死亡曾经吻过我,
吻过我的心,
偷走了它的生命,
死亡和我并不陌生,
我每天活着,
准备死去,
黑色的血已经穿透了我的心。

只有我们的爱情,让纸
窗在你我之间打开。

保罗 似曾相识

佛吉尼亚州夏洛特谷
户外大雨中作

Paolo Déjà Vu
in@in
 ©  Sicilian Family Productions